Pages

2011-03-02

民主支柱如何成為麻花捲

新聞媒體與政府和政黨的關係本來就十分密切。從正面來看,媒體與政黨都是民主政治的支柱,沒有此二者就沒有民主政治。從負面來看,媒體是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器,是輔助既得利益階級鞏固其統治地位的工具。政治與媒體密不可分,故宜乎有「政媒圈」的說法,畢竟那確實幾乎是同一個圈子。

在威權時代,黨國體制與新聞媒體是一家人,或者依照老一代黨國新聞學者的理論,有所謂「三民主義的新聞學」,也就是媒體為黨國服務的理論。到了民主時代,政治與媒體的關係有了改變,由原本直接的權力控制關係,改變為較間接的利益收買關係。另一方面,威權時代所遺留下來的千絲萬縷政媒人脈,仍牽繫著台灣新聞界的高層人事,也影響著日常的新聞處理。

在國民黨政府由一位前新聞記者擔任行政院長,又由一位新聞系教授擔任黨秘書長(或總統最信賴的幕僚)這個階段,台灣的政治與媒體關係又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標誌著這個新時代的有好幾個事件,其中之一是不久前一位中國時報記者為了抗議過度的「置入性行銷」(或說「賣新聞」)而公開宣告辭職。這事件說明了台灣媒體仰賴政府和企業的經費挹注,已經到了相當嚴重的程度。

另一種事件,並非單一事件,而是持續的系列事件,也標誌著這個政治與媒體關係的新時代,那就是非常密集的由新聞記者或媒體人轉任各級黨政職務的現象。這些人事任命,從局處首長到辦公室幕僚到活動專案(例如台北市的花博),遍及各級政府與政黨機關。記者當官當然並不新,從兩蔣時代到陳水扁政府都有;這樣的現象也不獨特,不僅台灣如此,外國皆然。但是台灣這幾年的密集程度,不能不說是到了很誇張的地步。

政府與政黨領導人喜歡延攬新聞記者擔任幕僚或出任官職,是很容易理解的。新聞記者通常較一般行政官僚更為敏銳和靈光,具有較高的執行力,而過去在新聞界累積的人脈也能夠為其政治老闆幫上忙。更重要的是在民意時代,媒體人更懂得操作媒體,也更有管道操作媒體。當操作媒體成為政治人物的第一要務的時候,媒體人當然成為最重要的智囊和左右手。

政治人物以操作媒體為要務,所以引進更多媒體人到政府與政黨。同樣地,當更多媒體人進入政府與政黨,則操作媒體會更成為政治的要務。因為媒體人為了證明自己在政治上的價值,會更積極地介入媒體--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透過自己的同業人脈。如此一來,各級政府的新聞常常成為轉業媒體人與在職媒體人共同操作的場域,而媒體對政府的監督力量就愈來愈衰微了。

媒體受到政府置入性行銷的影響,以及許多媒體人轉任黨政職位,這兩種現象背後有一組共同的根源,即是媒體產業環境的惡化,媒體企業經營的困難,以及所導致的新聞從業人員生涯的危機感。當新聞記者對其未來職業生涯感到不安,又看到諸多同業接受政治人物安排而「轉業成功」,難免會萌生「不失為一條出路」的想法。一旦有這種想法,則不免要在新聞處理上,對握有資源的政壇大老獻媚示好。從此,民主政治的兩根支柱就變成麻花捲了。

2011-03-02 新新聞 周奕成專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