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1-04-20

注定錯過的歷史時機?

下一任台灣總統應該要做的事情之一,也可能是在這一任非做不可的,是提出一個能夠涵括華人長遠共同利益的兩岸政治架構,用此架構使兩岸和平分立的現狀能夠維繫,但又能促進兩岸的分工合作,更要引導中國大陸做良性的轉變。

當然這是美好的想像,在現實上並不總是能夠實現。歷史上有太多被錯誤的領導人錯過的時機,國家因此衰落或文明走向式微。台灣過去曾經擁有足夠的幸運,讓我們成為今天這個獨特的國家,但我不認為台灣永遠有理所當然的好運。

這樣的歷史時機,已經被許多有識之士清楚地看到了。兩岸的經濟分工與合作,早已跨越了不能回頭的點,台灣無法脫離大中華經濟圈而獨自發展,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必須討論的不是該不該開放的問題,而是如何獲取更多開放的善果,如何避免和減少開放的惡果,以及如何用開放所得到的經濟利益,來建構和補強台灣的社會安全網。

同時,台灣對中國的重要性與影響力在快速降低中。過去我們認為台灣擁有的政治優勢,也在經濟自信心的消褪,以及台灣民主的種種瑕疵暴露之後,愈來愈不成其為優勢。更重要的是中國內部在政府嚴打下仍然興起的公民力量,發展出關於中國民主化的具有主體性的原發思想。台灣經驗能夠做為中國民主化之指導的功能,已經變得稀薄了。

中國可能不會再企圖用武力來併吞台灣,但是中國一定會用任何非武力的方式來消化台灣。在台灣還沒有被消化的時候,在台灣還有主體意識並且對自身的政治制度還有信心的時候,我們必須建構一個能夠讓台灣不僅能維持現狀,還能對中國未來有所影響的兩岸政治架構。

國民黨政府與馬英九總統,看起來並不是有能力擔當此一歷史重任的領導集團。馬總統在他的第一個任期改善了兩岸關係,但那算不上甚麼了不起的功績。在陳水扁前總統把兩岸關係搞到僵局之後,只要順著經濟大趨勢走,不要違逆中共的意思,就可以達成今天的局面。馬總統最大的考驗是在未來。他的「不獨不統不武」和「一中各表」,只是個暫時的權宜手段,根本無法長久。他說要維持台海現狀,殊不知現狀是不能靠「不作為」來維繫的。現狀只能夠靠積極進取的戰略來維繫,必須用動態、辯證的攻守來維護,而不是靜態的茫然等待。

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和蘇貞昌先生,都不願意明確地講出他們的兩岸戰略--很可能他們不是不談,而是根本沒有。他們盡其智謀所打出來的算盤是,如果贏得了明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只要能夠弄出另一套暫時的說詞,想辦法讓中共有台階可下,兩岸的交流還是有機會延續下去。只是這樣的操作模式,和馬總統的路徑所走出來的實際結果不會有太大的不同:一樣是讓台灣失去主動建構兩岸政治架構的契機,一樣是讓台灣逐漸被中國消化,而所想要維持的現狀也一樣沒辦法維持下去,遑論法理台獨或其他夢想。

民進黨另有一位孤獨而清醒的候選人許信良先生,他的戰略比較有可能讓台灣長期維持獨立現狀,又有機會對中國和華人世界發揮影響力。但是他贏得民進黨提名的可能性幾乎是零。這是表示台灣注定失去最後和最重要的歷史機會嗎?

2011-04-20 新新聞 周奕成專欄

1 comment:

Dawson said...

周先生好,DDP在2000年的執政時勢的造就大過於實力的展現,04之後的格局仍不脫童軍治國的格局氛圍;諷刺的是,因為陳對中的極肚抗拒,倒給了當初敵對落敗逃到台灣的KMT和中國對話的空間.或許大時代的浪潮就是如此令人費解,然在拜讀你對DDP的批判時,我其實很期待看到你個人的論述,但似乎也沒有.ECFA是KMT和中國統而不言明的默契,你說中國可能不會武力犯台,不曉得你知道中共最新的航母叫啥名號嗎?不偏不倚,就叫"施琅“.你還是覺得不透明的中國真的會放棄任何他認為屬於他的產業嗎?當馬英九推崇"鄭成功",而中國最新的航母又叫“施琅“,外加瞄準台灣的飛彈還是沒撤,我個人是不會太傻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