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0-08-11

當代思想巨擘輕輕地來

語言學家喬姆斯基教授(Noam Chomsky,或譯杭士基)來訪台灣,我們的輿論與文化界反應竟然頗為冷淡,令我十分訝異。一般人不知道語言學家是做啥的,可能以為就是教語言的吧?所以媒體報導此地英語補教名師緋聞的篇幅比較多。即使做為科學家的喬姆斯基,可能引不起台灣媒體的興趣,至少做為公共知識分子的喬姆斯基,應該要造成台灣知識分子的注意和討論吧?非常怪異,在這個專欄截稿時,並沒有相當的反應。

喬姆斯基是影響了人類語言學、認知科學發展方向的學術泰斗。在一九七零年代,他提出人類具有天生的語言能力,並非全靠後天學習而來,以此對抗了當時心理學與社會科學典範的行為主義。喬姆斯基認為語言有其內在的意義,並不只是約定俗成,語言是人類物種的生物遺傳屬性。這樣的觀點具有重大哲學意義,他強調了人類理性,也說明人類與電腦(人工智慧)和其他生物的不同(雖然如此,喬姆斯基並不因此認為人類比其他動物高等,只是具有不同的能力而已)。

除了在世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喬姆斯基教授的另外一個身份是舉世知名的政治異議者、無政府主義者,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左翼公共知識分子。他長年批判大眾媒體以及美國的外交政策,在學術著作之外的公共事務寫作就有二三十本書,讀者遍佈全球。喬姆斯基最致力批判美國及英國在中東的政策,導致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的無止境仇恨紛爭。喬姆斯基也分析大眾媒體如何與政府和大企業同謀掩蓋事實,操控人民的認知。

喬姆斯基先生在台北中央研究院和新竹清華大學做了兩場演講,在中央研究院的題目是世界局勢,在清華大學則是語言學。之後要轉往中國北京,也是兩場演講,兩個同樣題目。中央研究院印製的小冊子裡,介紹說喬姆斯基此次訪問台灣與中國,是在上個世紀初期羅素(Bertrand Russell)與杜威(John Dewey)以來最重要的西方哲人訪華。但是很奇怪地,從中研院接待行程的安排,到整個社會的反應,完全看不出來喬姆斯基的重要性。

中研院主辦的演講塞滿了人,但是中研院長翁啟惠先生的介紹詞有如照本宣科,問答的主持也非常不及格。在學術演講之外,主辦單位沒有安排喬姆斯基接受媒體專訪,也或許喬姆斯基沒有什麼拜會政要領導的行程,所以媒體沒太大興致。從各方面看來,主辦者似乎無意藉由喬姆斯基訪台來創造或傳達什麼公共意義。或許這樣說並不過分,喬姆斯基落入了一群學院書呆子的手中,他的公共意義完全沒有彰顯。既然如此,談什麼羅素與杜威呢?

杜威訪華,是在一九一九年;羅素訪華,是在一九二零到一九二一年。這段時期,正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發動期,兩位哲人對中國知識份子造成相當大的思想衝擊,原因在於胡適、蔣夢麟、梁啟超等人的熱情引介。如今喬姆斯基訪台,台灣沒有夠格的知識份子能與他對話,也沒有藉此機會激發任何思想的運動。不是喬姆斯基不如杜威、不如羅素,是今天的台灣沒有胡適、沒有蔣夢麟、沒有梁啟超,使得喬姆斯基可能為台灣文化與思想帶來的影響完全沒有發生的機會。喬姆斯基訪台,竟有如徐志摩到英國劍橋大學拜師羅素未遇所寫下的名句:輕輕地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

發表於2010/08/11新新聞周奕成專欄

1 comment:

遊民 said...

關於杭士基來台演講的新聞,聯合報有三篇報導,算是還有點知識和常識.中國時報有一篇,是實習記者寫的,看起來像是改寫通稿之作,雖然如此,這實習記者寫的還挺好的,比中時那些愛寫特稿的老記者們還要好.